首页 > 信息公开 工作动态 > 对非农业投资的限制因素

对非农业投资的限制因素

时间:2018-07-04      浏览次数:        来源: 中小企业局       字号:[ ]

        20世纪60-70年代,中国在非洲的农业援助项目多为大型农场和农业技术推广站,至80年代初总共兴建了87个农业项目,耕种面积达4.34万公顷。90年代初期,我国企业投资形式真正兴起。在非农业投资比较成功的项目有:中几农业合作开发公司几内亚项目、赞比亚中垦农场、坦桑尼亚剑麻农场以及西非国家的糖联项目。在过去5-10年中,随着市场化因素不断增强,我国在非农业投资规模不断扩大。目前比较有影响的是万宝Xai-Xai地区的项目和喀麦隆中化橡胶园项目,其中,后者占地面积最大。
对非农业投资面临多种挑战:
一、缺乏灌溉设施等基础设施
        种植之前必须进行开荒,完善灌溉设施并建设道路。例如埃塞俄比亚西部,一家印度企业为了将农产品运输出来而不得不自行修路,除了道路,水利、电力等产业配套设施都是关键,这些因素导致投资数额巨大。莫桑比克的万宝农场就是因为对农场周围的水利设施情况缺乏了解,在2013—2014年间遭遇两次洪灾,损失惨重。
二、投资回收周期长
        这是农业项目普遍问题,前期需要大量投入,在非洲谷类一年大多只能收获一次,而且收割之后需要再投入再扩大,农业投资项目至少需要五六年时间才开始盈利。由于其他设施差等原因,中国在非洲农业项目盈利甚少,特别是种植类项目更加凤毛麟角,即使获利也仅仅是微利。
三、气候、地理条件差异非常大
        与亚洲相比,我们对非洲土壤、日照、湿度情况都不甚了解,区域差异化大,再加上当地很多统计数据不全面,中国在非洲不同地区种植棉花、水稻的经历都是坎坷的,完全靠企业自己摸索。
四、土地产权十分复杂
        非洲产权体系不单单是两层,有些地区甚至是三层或多层。另外,有些地区当地酋长指派土地,属于部族的权利及习俗,导致产权更加复杂。比如,万宝粮油集团2011年决定在莫桑比克的加扎省大规模投资种植水稻。项目得到了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并按法律规定将政府拥有的两万公顷土地租给万宝集团。但是,政府拥有的部分土地已经有几十年没人管理,周围的一些农户自行在这些土地上开荒种植。土地租让合同签署后,政府从农户手里拿回土地,转交给万宝集团。没想到不久当地的非政府组织发动农户组织游行,抗议中国公司不遵守当地法律,强占当地人的土地。他们引用莫桑比克的一条法律,指出任何人使用土地十年以上便拥有土地的所有权。虽然莫桑比克政府认为这些农户的依据不足,并且很快出动警察驱散了游行,但非政府组织和西方媒体依然不停地在国际上发布关于中国企业强占非洲农民土地的消息。这一事例说明,即使中国企业从法律上分清了责任,但在实际操作中仍不能完全避免争议。
        实际上,土地纠纷以及社区居民补偿是跨国企业经常遇到的问题。尤其在非洲,土地所有权错综复杂,牵涉到政治、文化、宗教等多重利益。但笔者认为有些新到非洲的中国企业对当地社会不够了解,低估了问题的严重性。例如,笔者在万宝集团访谈时发现,他们似乎并不很清楚非政府组织对于他们的指责,也不知道有针对他们的示威游行。他们仅习惯与当地政府打交道,依赖政府,而没有充分全面地了解当地社会各界的反应与声音,这种厚此薄彼的态度和片面了解信息的方式对企业更好地履行社会责任是一个危险的障碍。
五、法律上的纠纷还经常会引起政治、社会、环境等各种争议
        农业项目本身就具敏感性,即使符合法律、政府各方面规定,但是占用几百公顷甚至上万公顷土地,全世界焦点将聚焦于此,也会让一些不知情的赤贫农户认为企业在抢掠他们的土地。坦桑尼亚素称“剑麻王国”,剑麻纤维韧性强,不怕海水侵蚀,是制作船用缆绳、汽车内衬、光缆衬料、地毯的上等材料。剑麻的深加工制品还被广泛应用于运输、石油、航海、林业等领域,而剑麻加工后的废料可做医药皂素,根茎汁液可酿酒,麻渣可用来发电,几乎全身都是宝。中国农垦(集团)总公司(后并入中国农业发展集团总公司)坦桑尼亚剑麻种植和加工项目,购买了当地6900公顷的一个剑麻农场,从2000年开始种植,2004年开始品尝收获的喜悦。前十年十分艰苦,目前能达到营收平衡或者微利的状态。当项目真正运作的时候发现,坦桑方面规定1000人以上的厂房必须建设医院,劳保成为额外的一大笔开支。此外,周围有很多马赛游牧民族,维持好这种社会关系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非洲投资农业只有一个方法——规模农业。在大规模土地上采用机械设备,投资非洲农业也是有机会盈利的。不过,这种大规模土地我们无法获得,一方面因为中国企业投资农业进入较晚,南部非洲大规模农场早在殖民地时期或者独立早期已被占有;另一方面,因为我国在国际社会地位逐步升高,中国租用大规模土地将会受到全世界瞩目,中国企业创建规模农业将会遭受到铺天盖地媒体的报道。目前,很多媒体已经将万宝莫桑比克项目和喀麦隆中化橡胶园占地面积夸大炒作,扬言中国在非有几百万公顷土地。
        非洲并非完全是原始设施,每个国家也不甚相同。尼日利亚东南部人口密集,仓储等设施齐全、市场完善,而北部市场信息、仓储设备、交通相对落后。万宝原本打算开垦2万公顷土地种植水稻,并带动8万小农发展种植,前期已经投资10亿人民币建设仓储、大米加工整套设备,然而,巨大的投资意味着很大的风险。水文、地质条件、政治稳定性、产权、回收周期长、资金量大等因素都表明投资农业项目并不理想,再加上商业回报率低,倘若项目实施顺利,回报才算比较稳定。通过非洲农业投资想要获得突破性或大规模发展,单靠租地开垦土地投资种植业是十分不易的。
        非洲国家整体工业基础薄弱,有些环保法规和标准也确实不完善,甚至在某些领域存在空白,因此留下了监管漏洞。例如,剑麻加工后的废水有机质浓度很高,根据中国规定一定要经过特殊处理后才能排放。而坦桑尼亚没有相应规定,中国企业也就放松了要求,将其排放进周围河流中。虽然短期内未必有问题,但若积少成多,在十几年、几十年后产生了显著的不良效果,就会引起当地社会的不满与批评。如何使人民摆脱赤贫、实现温饱是当务之急,而环境污染的危害在短期内还不会达到全民关注的程度。这些传统行业会给非洲地区带来不小的环境压力,尤其是大量污染会在局部地区对民众产生巨大危害。如果企业或当地政府不能妥善安排好污染涉及的地区和民众,这些群体就会为经济发展中所产生的污染付出代价,公众舆论对我国企业的印象也会转向负面。所以,建议高污染行业的企业在海外投资时一定要做好污水和废物的倾倒和排放处理,杜绝环保隐患。